丝瓜app向日葵视频

南宫辰维这次也是无能为力,他所有的人手都派出去查了,没有查到一点点关于小六的消息,只知道小六当初是被送往天垢国了。

乔玉灵派到天垢国的人也天天在查消息,可是什么结果都没有。

“若还是不行,我们先处理了苟家的事情,慢慢一点点边走边打听,总会有消息的。”

南宫辰维提议。

乔玉灵想了想点头,“说的也是,苟家的事情现在是需要处理了,如果不处理,我们是没什么,可是掌柜大叔在我们走后可就要遭殃了。”

“我想今天的事情一出,苟敬孝就应该憋不住了,他会出手的。”

“你这是想到了什么后招?”

南宫辰维轻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没有后招,见招拆招。”

“好吧,如果直接杀了苟家人,估计……天垢国皇室就要知道我们来了。”

“无碍,为他们清除一个贪官,天垢国王应该谢谢咱们。”

乔玉灵无语了翻了一记白眼,看这人得不要脸到什么程度,跑到人家国家来杀人,竟然还让别人说谢谢。

不过……她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男人的不要脸呢,怎么感觉都霸气。

向日葵地里的清纯美女

中午的时候小影回来了。

“回主子,中午跟在主子和王爷身后的是附近的一个农户。”

乔玉灵皱眉,“农户?

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?”

小影皱眉想了想道:“没有其他异常,只不过……”她抬头看着乔玉灵,想了好半天才道:“那个人似乎跟老爷有几分相似。”

“什么?

和我爹像?”

乔玉灵诧异了。

“有五分相似,或许只是长得像。”

乔玉灵皱眉,“你有没有打听一下对方的的情况?”

小影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算了,如果真是认识我的人,肯定还会再来找我的,明天我再出去在街上转转,看看是不是熟悉的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小影刚刚退出去,影风那边就得到了消息,苟府的人醒来之后,听到苟胖子的事情,苟敬孝疯了一般,扬言要找到那个陷害他儿子的人。

那些围观的百姓大多都跑了,但有几个跑得慢的,都被苟敬孝给抓了。

听到这里,乔玉灵的心就跟着提了起来,南宫辰维不满的抬头扫了影风一眼,影风快速回答,他与影电已经乔装打扮将那些人救了下来,并且人已经回来了,人太多,苟家也找不到。

乔玉灵这才松了一口气,“我们自己的事情就不要牵扯百姓了,他们在平岭城生活已经够苦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下去吧,随即注意着苟家那边的情况。”

“是。”

下午乔玉灵本还想着出去转转的,可是不苟家作死的又来了。

明天就是苟敬孝所说的三天之期,早上苟胖子还在大街上身赤果的跟别的男仆干那啥,下午竟然派了几十人的大队,敲锣打鼓的来酒楼给乔玉灵送东西,都是成亲用的。

凤冠霞披等。

东西被强行放在一楼的大堂里,看得人都要移不开眼睛,个个看上去都是好东西。

乔玉灵在房间里正磨着南宫辰维说出去转转,小影就脸色难堪的上楼了,“主子。”

“怎么了?

楼下敲敲打打的,是有人下午成亲吗?”

乔玉灵好奇的问。

小影为难抬头看了一眼,小声道:“不是有人成亲,是苟家不知死活的送东西来了,说是给主子准备明天……”说到这里小影感觉到周围气压又低了几分,瞬间不敢说了。

乔玉灵也猜到了,脸瞬间就黑了,“还真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呀。”

南宫辰维直接就往外走去,乔玉灵慌忙跟上。

两人到了楼下的时候,就看到满大堂都是东西,一些女人用穿的衣服,头饰,佩戴之物,放在这小小的平岭城,个个都算得上是好东西。

苟家的管家笑眯眯的看着乔玉灵,直接忽略了南宫辰维,很是恭敬的道:“请少奶奶准备好,明日……”一句少奶奶,话还没有说完,南宫辰维已经出手,直接甩出一根筷子,刺穿了苟家管家的喉咙,血顺着苟管家没有来得及合上的嘴流了出来。

身子直直倒了下去,跟在苟管家身后的仆人,看到苟管家倒了下去,弯腰想将人扶起来,可是当看到苟管家瞪圆了眼睛,死不瞑目的样子时,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“死……死了。”

仆人吓得不轻,整个身体都在发抖。

“不想死的,带着你们的东西从这里滚出去。”

影风沉沉说了一句。

影风这些年跟在南宫辰维身边,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平常的时候只要他们收敛一点,还感觉不到,可是此刻因为怒意,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,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吓得屁滚尿流。

影风身上的杀意,影电身上的怒意,南宫辰维身上的冷意,乔玉灵身上淡漠一切的态度,小影与小八随时蓄势待发,让在场的苟家仆人吓破了胆,有一个胆小的甚至直接吓尿了。

哆哆嗦嗦爬了起来,端起自己端来的衣服,直接爬着出了酒楼。

有一个走了,其他人自然也不能撑着,都慌慌张张的带着东西离开了,而苟管家则被四个人直接抬走了,有个胆子小的,甚至回身,用自己的衣袖,将地上并没有流出来的多少血都擦干净了,这才离开。

南宫辰维出手,一根筷子直接要了对方的命,跟在他身边的人并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酒楼掌柜的还是有些怕,有人在他的面前杀了人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。

只是怕过之后,更多的是痛快,苟家的管家在平岭城可是没少欺负百姓,仪仗着苟家在外面各种欺压百姓,也多次在他的铺子里面打秋风,如果不给就会让苟家的下人来他仆子里直接抢。

曾经那样嚣张的,就这样死了,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。

眼泪竟然也不自觉的流了出来,他上前湿着眼眶,眸光紧紧的盯着南宫辰维,吐出两个字,“谢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