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第一次

刘夏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倒霉过,本来他在宗门是最轻松的一个,负责的庶务只有接几个魔族少女回门派。可谁知被这几个魔族少女骗了,他被发配到看守入口。

看守魔族入口枯燥又乏味,甚至要一直待在幽暗的矿道里,常年不见天日。这也就罢了,看了十几年没什么事,突然就被凌霄阁的人打了过来。

打又打不过对方不说,对方甚至还把他的弟子令给没收了,让他没法给宗门发求救信号。

他原本以为断一条腿就完事了,结果却被对方丢进了魔族领地。他还心怀希望,觉得对方只是想把自己困在魔族,而他知道怎么回去,一点都不担心。

结果就在刚冒出希望的时候,凌霄阁的人也跟了过来,让他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。

这还不是最倒霉的,现在这凌霄阁的人还逼着他去见魔王,他简直死的心都有了。

什么叫绝望?这就是绝望。

刘夏现在觉得是自己的名字没取好,叫什么刘夏,现在真的要在魔界留下了。

看着言瑾手里的钢管,刘夏觉得自己反正是要死的,倒不如苟活一刻是一刻了。

“好,我跟你去!”刘夏咬了咬牙道:“不过有件事你得知道,如今我同门已回宗报信去了,若是他们找来,看不到我的人,定会封锁魔纹,到时我俩就真回不去了。”

言瑾挑了挑眉:“你们就没其他入口了?”

刘夏摇头:“没了!”

自然光亮展示性感诱惑

言瑾嘶了一声:“狡兔三窟的道理你们都不懂,是不是傻啊?”

刘夏汗,这个时候你还有工夫教训我吗?

“总之,外头一个时辰,魔界一个月,若是你拖得时间长了,被我师兄弟封了魔纹出不去,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。”

言瑾估摸了一下,那些人回去,还得满金蚕观的找自己,等他们发现自己不在金蚕观调转回头,再来矿道,怎么也得半个时辰了。

外头半个时辰,魔界半个月。半个月的时间,怎么都够她翻个天再走了。

看言瑾不说话了,刘夏也知道她是在算时间,便主动把荔枝重新又绑成能走路的状态。

“好了,现在你准备怎么办?”刘夏道:“魔界公主就算了,还有一个叫绿瞳的在村里,其他的小孩还没被放血,应该不会泄露地上的事情。”

言瑾笑道:“那就去抓她呀。”

刘夏怔了怔:“你疯了?在魔界不可过多使用灵力,否则到后头你一定会灵力枯竭。我劝你从长计议,不如我们先……”

刘夏说到一半,看着言瑾一掏兜,摸出一把上品灵石来,渐渐闭了嘴。

得,人家财大气粗不在乎,你能咋地?

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凌霄阁对弟子都这么好的吗,居然拿上品灵石做弟子薪俸。

“那什么……”刘夏干咳了一下,脸有点红:“方才在外头,我打斗时费了不少灵力……加之腿断了我一直在偷偷回复,所以现在我的灵力……”

言瑾瞥了他一眼,把灵石放了回去:“别不要脸啊,跟个乞丐似的,我跟你很熟吗,居然舔着脸问我要灵石。”

刘夏脸更红了:“算我借的还不行吗,出去后加倍还你。”

言瑾呵呵一笑:“你也要还得起才行。”

刘夏:“……”

言瑾不再多说,走过去牵起绑着荔枝的绳子,拽着荔枝就往山下走。

荔枝依旧不敢睁眼,开什么玩笑,言瑾现在的亮度对她而言就跟改装过的氙气远光灯似的,睁眼就得瞎。

但荔枝也学聪明了,之前以为趴着就没事了,结果被不知什么人拽着头发拖上了山,现在被绑着了,她反而乖乖的跟着绳子走,闭着眼睛反而一路走到山下都没事。

言瑾仗着自己的境界在此地是最高的,又有光线buff护体,大喇喇的把村里的房子都搜了一遍,最后在村头的一间屋里发现了绿瞳,然后把她也带上山给绑在了祭坛的石柱上。

“然后呢?”刘夏又开始淘气蓝猫三千问了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言瑾磨了磨牙,要不是看在这人常来魔界,对此地习惯,她现在就想把他打昏了留给这些魔族。

“带路,去魔界主城!”

刘夏狂摇头:“你不会就这么走着去吧?”

言瑾:“不行啊?”

刘夏苦笑:“魔界穷,可地界不小,一个魔界相当于一个大陆了。你若是走着去,只怕走三个月都到不了主城。”

言瑾哦了一声,啪把鹿车放了出来。

刘夏看到鹿车,眼睛都直了,指着鹿车手直哆嗦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六皇女的座驾!你们凌霄阁竟已与皇族私自有了往来,皇族骗我宗好惨!”

言瑾楞了一下,心里默默的给凌云曦点了个蜡。好师妹,你就帮师姐私通外敌一回吧。

她也是大意了,自己是没有短程飞行法宝的,总不好这个地方拿出九宫硬羽船出来,她那船那么拉风,进皇城时金蚕观的人都看到了,这一拿出来就露馅了。

可她还要带着两个人上路,总不能自己御风在天上飞,让这两人在地上磨断腿吧?

所以她也没多想就掏了鹿车出来,结果就无意让凌云曦中箭了。

言瑾先上了车,招手对下面道:“你,把她弄上来,自己也上来。”

刘夏苦笑着把荔枝推上了车,自己也跟着上车,荔枝坐在中间,刘夏自己坐在右边,左边则是言瑾。

妲己很舒服的趴在前头的鹿背上,三人一狐就这么出发了。

鹿车走了没多久,言瑾就发现不对了,怎么走的方向是她们来的方向?

“走错了吧?”

刘夏:“没错,是这仨孩子带路带错了,主城在另一边。”

言瑾瞪着他,模样像是要吃人一般:“一开始你怎么不说?”

刘夏打了个寒颤,缩着脖子道:“那时你还绑着我,我以为你一定会弄死我,便想着干脆让你走不出去得了。”

言瑾呵呵冷笑,手里的钢管指了指刘夏:“你给我老实点,不然我就把你丢下,喂魔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