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优馆app最新安卓版下载

“杀吧,杀吧!”樱天正长叹一声,带着绝望的意味,道:“总之今日,我樱家算是栽了。”

姬文秀与几个儿女拥住,身躯开始颤抖起来。那樱轩倒是有些骨气,道:“妈,不要怕,我们大不了就一起死。他们倚强凌弱,作恶多端,迟早都是会有报应的。”

樱素冲樱雪妃咬牙切齿咒骂道:“樱雪妃,你连你亲妈都害,你不得好死!”

樱宁则是泪水成沱,不发一言。

樱家其余众亲戚们却是不愿意死啊,一个个叔叔伯伯都开口求饶。其中一位大伯跪了下来,道:“雪妃啊,我们从前,现在可都没曾害过你啊!你父亲和你弟弟的事情,我们也不知晓。你就饶了我们吧。”

“是啊,雪妃!”又有一位叔叔也相继跪下求饶,道:“我是看着你长大的,小时候,叔叔经常把你顶在肩上去买好吃好玩的,雪妃,难道你都忘了吗?”

“雪妃姐姐,我们是无辜的啊!”那些堂兄堂妹们也相继求饶。

“你们,毫无气节,可耻,可恨。”樱天正坐了起来,扫视在场众亲戚,怒骂道:“你们,不配做樱家人。”

“城主,话不能这么说啊!”一位樱家老人说道:“你和城主夫人是主谋,是雪妃要算账的主要对象。你们求不求饶都是死路一条,咱们可不同啊!咱们又没作恶,为什么要陪你一起死啊?若是我杀了人,连累你一起死,你愿意吗?若你不愿意,我就说你没气节,你也不爱听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樱天正怒极。

陈扬干咳一声,道:“都闭嘴吧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樱天正,你肯定是死路一条。但是,我也不愿意牵连你的孩子们。我更不怕他们来找我报仇,我都叛逃出去了,裁决所都不怕,还怕这几个毛头孩子吗?所以,只要你和姬文秀如实将当年的事情交代了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孩子们。”

樱天正身子一震,眼中闪过巨大的喜色,道:“当真?”

清纯白裙美少女凌乱秀发飘逸唯美写真图片

陈扬道:“自然当真。”

樱天正道:“你不杀,可是难保樱雪妃?”

樱雪妃道:“你大可放心,他们不管怎么说都与我有血脉关系,而且,恶事与他们无关,我怎可能想要杀他们?”

“不,不,我们什么都没做过。”姬文秀双眼血红,状似疯狂,道:“我们能承认什么?我们什么都没做过啊。天正,你不要瞎说。”

樱天正哈哈大笑,道:“文秀,你是不是谎话说多了,连你自己都相信是外人冤枉了你?”

姬文秀愤怒道:“一切都是你干的,我什么都没做过。”

樱天正看向陈扬。

陈扬淡淡道:“我不需要你说一句谎话,我只想知道真相。这里还有这么多亲戚在,还有樱野在……我会把樱野先抓起来,不让他听到你的谈话。你的孩子们是否有命在,这取决于你所说的话到底有多真。”说罢之后,便将那樱野直接抓进储物手环里,并顺便封了樱野的六识。

姬文秀不管不顾,宛如失心疯,喃喃道:“我什么都没做过,什么都没做过。”

樱天正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是将死之人,已经不需要顾忌什么名誉了。所以,我也没有撒谎的必要。”陈扬道:“但我也不需要你将所有罪责揽在身上,我要的是真相。不然的话,我直接杀了你们便是,就无须废话这些了。”

樱天正道: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有一字隐瞒,也不会有一字美化和夸大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你们都猜的没错,樱鸿就是服了胎藏大丸丹,最后走火入魔而死。胎藏大丸丹是我在其他星球上苦寻多年,采集各种药物制成的。为的就是对付樱鸿,皇天不负有心人,最后,我的计划成功了。至于那胎藏大丸丹的下毒手段则特殊一些,先由文秀服食,后与樱鸿恩爱,潜移默化中将胎藏毒气度给樱鸿。等樱鸿习惯了些胎藏之气后,再在他饮食中下药,这个时候,他就感觉不到这种危机了。这个时日很长,直到某一次他修炼,心魔丛生,情绪不宁才会显出妙用来。最后,他走火入魔而死乃是我趁他练功时,在他面前与文秀恩爱。赢鸿爆体而亡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们……”樱雪妃又惊又怒,胸中热血上涌,便恨不得一剑一个将姬文秀和樱天正这对奸夫淫妇给杀了。

樱轩,樱素,樱宁亲耳听到父亲承认,顿时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。

樱雪妃好容易才将情绪稍稍稳定一些,又怒视姬文秀,道: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我真佩服你,明明做了这肮脏罪恶的勾当,但在我面前,你每次都义正言辞好似我冤枉了你。姬文秀,我多希望是我冤枉了你啊!”

那樱家众亲戚亲耳听到樱天正承认,不禁愕然吃惊,随后便是唾弃连连。大家交头接耳,好不热闹。

姬文秀只觉众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,脸上顿觉火辣辣的,无处安放。她愤怒无比,道:“不,我什么都没做过,樱天正,是你污蔑我。”说罢之后,又向樱雪妃骂道:“你这个小畜生,当初生下你的时候,我就应该直接掐死你。我辛辛苦苦两年怀胎,把你养大,就养了你这畜生吗?外人不信我,连你都不信我?我怎么可能害你父亲?”

她依然是振振有词,且理直气壮。让人觉得她真好像是被冤枉的。

陈扬淡淡道:“不用多猜,想必你樱天正当年就和姬文秀是有一段情真意切的感情,是吧?”

樱天正微微一怔,道:“你又如何知道的?”

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这还不好猜吗?若没有感情,姬文秀身为城主夫人,何必要多此一举呢?”

樱天正道:“我与文秀乃是青梅竹马,我们感情甚笃,私底下早已经互定终生了。可是赢鸿野蛮霸道,强行将文秀从我身边抢走。当时他修为高,势力大,我如何与他争?”

陈扬道:“所以,你才殚精竭虑布下这个毒计,是吧?”

樱天正道:“没错。”

“你没说实话。”樱雪妃忍不住道:“我父亲的为人我很清楚,若姬文秀不愿意嫁,他绝不会强求。”

樱天正沉默下去。

“这个事情,老夫倒是有些发言权。”这时候,一位樱家长辈站了出来。樱雪妃看了过去,道:“长白爷爷?”

老者叫做樱长白,樱长白修为并不高,但年岁却是很高了,算是很长寿的一个人。他说道:“雪妃,你是个好孩子,这么多年了,也不忘为亡父伸冤。当年你父亲也是个好孩子,一直都对我很尊敬。他为人豪爽仗义,对长辈们尊重,对下辈们关爱。这不是我老头子在这个时候来拍樱鸿城主的马屁,实在是这些年来,我们这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。”他看向樱天正,道:“天正,你这些年里对我也算尊敬,可你是怕外面的风言风语,不是真心的尊敬我。当年你和文秀的事情,我们知道。你在家族里,本是一个旁支,名不显,位不彰。你是刻意接近樱鸿城主,并且得了他许多的丹药和指点。你看出他喜欢文秀,你就和文秀分了手,是也不是?”

樱天正脸蛋青一阵,红一阵,道:“话……话不是这么说的。当时他明知道文秀是我的女朋友,但他还是表露出了爱意。我能怎么办?我若不让,我能有好果子吃吗?”

樱长白道:“你接触樱鸿城主时,就已经居心不良。你若无所求,若不想更近一步,何必要让?”

陈扬微微一叹,道:“樱天正,不管怎么说,你的这个行为,还是很卑鄙,太不光明磊落了。我如喜欢一个女子,就是宁死不让。再则,你若真心爱姬文秀,当初就不会让。即便让了,在知道她已经有夫有子后,最好的做法便是远离,尊重,远远观望,她幸福就够了。”

“可她不幸福!”樱天正略略激动道:“她一直不快乐,樱鸿是个练功狂魔,粗鄙不堪,哪里懂得怜香惜玉。”

陈扬道:“若真是如此,姬文秀可以提出和离,再与你一起。”

“不错!”樱长白道:“以樱鸿城主的品性,樱天正你扪心自问,若姬文秀明确说不予爱他,要离婚,樱鸿城主会不答应吗?”

樱天正呆住。

这么多年了,他都没想过这一遭。

他居然从没想过姬文秀是可以离婚的。

“哈哈……”樱天正苍凉一笑,道:“好,好,你们让我明白了一件事。那就是,其实我所做一切,真正所为的还是这城主之位。文秀离婚又有什么用,我要的是樱鸿死了,把城主之位让出来。”

樱雪妃恨恨道:“你总算说了句心里话。”

樱天正道:“雪妃,总之,我是对不住你的父亲。不过,这些年来你母亲也不快乐,你亲手杀了我,为你父亲报仇吧。至于你母亲,我希望你给她一条活路。她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女子,你以为她向你死不承认是厚颜无耻,其实,她是不敢正视,不敢承认。这么多年来,她都快将自己给欺骗了。”

樱雪妃深吸一口气,道:“那我弟弟呢?”

樱天正道:“你弟弟,我本不想杀他的。可是,他找到了胎藏大丸丹的痕迹。他太冲动了,嚷嚷着要揭发我,要告我到裁决所里去。我没办法,才将他给杀了。这件事,倒是真跟你妈没什么关系。”